1. <address id="jqytx"></address><label id="jqytx"></label>
      <menu id="jqytx"></menu>
    2. <menu id="jqytx"><s id="jqytx"></s></menu>
            1. 安平縣蔡躍絲網制品小說閱讀網站
              安平縣蔡躍絲網制品小說閱讀網站 > 私房小神醫

              私房小神醫

              作者:陶藝晗

              收藏:59591515

              狀態: 連載中

              最后更新:2022-07-17

                私房小神醫京城繁花似錦,街上早點攤子到處都是,許七安在離縣衙兩街之外的早餐攤子里解決溫飽。 攤主是個皮膚黝黑的瘦小中年人,圍著黑乎乎的圍裙,見誰都是謙卑的笑。 手藝還不錯,許七安吃的很滿意,唯一的缺點就是大奉京城的百姓喜食甜食,豆漿便罷了,豆腐腦也是放糖的。 許七安不打算在這個異端遍地的城市里委曲求全,叮囑攤主別放糖,加了醬油、豬脂、蔥花、蒜末。 此外,還有四根油條,六個肉包,兩個饅頭,一碗粥,三碟小菜。 吃完,許七安準備買單。 “差爺,您這就客氣了,您能來我這里用早食,是我的福氣?!睌傊骺粗S七安的差服,死活不肯要錢。 他目光掃過許七安留下的空碟,眼里閃著心疼。 “真不要?” 攤主咽了咽口水,許七安這一頓早餐,吃了四五個人的量。本來就是混口飯吃的小本生意,起早貪黑的,勉強糊口。 但還是不敢要真的不敢要。 “不用不用,哪能收您的錢啊?!睌傊饕豢淳椭朗鞘苓^社會毒打的。 “嗯,我坐著消食一會兒,你走開吧,別打擾我?!痹S七安揮手把攤主趕走。 攤主唯唯諾諾的離開了。 “大奉王朝的制度積弊已久,胥吏一日不整治,老百姓的生活就好不起來?!痹S七安看著攤主忙碌的身影,想起了剛才他既肉疼又不敢要錢的眼神,可憐的就像個乞丐。 “從古至今,對老百姓加害最深的,永遠是大人物們看不見的蒼蠅?!?他從兜里掏出十錢,疊在桌上,沉默的離開了。 “終于走了”攤主松了口氣,蔫蔫的過來收拾碗筷。 真是倒霉!他心里懊惱的想。 來到桌邊時,攤主愣住了,桌面上疊著一摞銅板,那位捕快不但付了錢,還給的多了。 攤主急匆匆的奔出幾步,只看見人群中那若隱若現的公差服,已經走的很遠了。 他張了張嘴,喉嚨像是被什么東西梗住了。 這么多年,他第一次遇到吃飯給錢的胥吏。 許七安點卯結束后,到后堂向朱縣令請了假,老朱很爽快的答應了。 匆忙返回許府,推開二郎的房門,兄弟倆心照不宣的點點頭,許二郎捧出早就準備好一套月白色儒衫,布滿淺灰色的云紋。 許七安看了眼小老弟身上那套天青色回云暗紋的袍子,提議道:“二郎身上這件好看,咱們換換?!?許新年冷笑一聲,那表情仿佛再說:你在想屁吃。 對于一位煉精境的武夫來說,書生的儒衫實在不合身,肌肉飽滿,身材昂藏,會把寬松的儒衫撐起來。 而讀書人的審美是:兩袖飄飄,衣袂翻飛。 兄弟倆離開許府,花了三兩銀子租了兩匹黃驃馬,風馳電掣的離開京城。 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是京郊六十里外的清云山,山中有座書院,天下聞名的云鹿書院! 清云山原本不叫清云山,具體名字忘了,自從云鹿書院在此落址,讀書聲朗朗不絕,清氣沖天繚繞。 便改名叫“清云山”。 兩人在官道上并駕齊驅,一個時辰后,許七安極目遠眺,隱約看見了清云山的輪廓,以及渺小如豆的書院建筑群。 “辭舊,哥哥一直很好奇?!?許七安減緩馬速,等堂弟也跟著勒了勒馬韁后,兩匹馬由奔跑改為小跑。 “你說圣人是一品嗎?” 他對這個世界的各大體系無比好奇,可惜缺乏了解的渠道。 許新年高傲的揚了揚下巴:“你覺得我會知道?” 你不知道就不知道,這么驕傲的表情干嘛許七安翻了個白眼,繼續說: “那圣人活了多久,你可知道?” 許新年點點頭:“享年82歲?!?堂堂圣人,儒道的開創者,就算沒有一品也不會差了,只活了82歲? 好吧,對這個時代的普通人而言算是高壽了,但這個世界武力值不同尋常啊。 連圣人都不能長生久視? 嗯,不能匆忙下定論,畢竟我了解的信息太少 “云鹿書院不收留外人,這是規矩,即使是我也無法讓老師同意?!痹S新年說: “大哥真有把握?” 許七安搖頭:“事在人為?!?他們決定在展開行動前,把家中女眷送到云鹿書院來,這樣哪怕真被戶部侍郎報復,云鹿書院也能庇護許府女眷。 稅銀案就差點讓我落地成盒,這破事兒就過不去了是嗎哎,處理不好,又是一次滅門的危機許七安一夾馬腹,把許新年甩子身后,絕塵而去。 許新年不服氣,揮動馬鞭,與堂哥展開競賽。 清云山既不雄起也不秀麗,若非清氣沖霄,與尋常野山并無區別。 山中有院,有閣樓,有廣場,有瀑布青石板鋪設的小道宛如蛛網,將這些地方串聯在一起。 崖壁邊的一座閣樓里,二樓雅間,靠懸崖峭壁的一側沒有墻,站在走廊邊,可以眺望蒼茫的平原,以及遠山的輪廓。 發誓再也不下棋的大國手李慕白,手持書卷,站在廊邊,聽著身后兩位好友激烈爭論: “這一步我走錯了,我要重來,我不管?!?“落子無悔,這是規矩?!?“圣人曰:知錯就改,善莫大焉?!?“圣人是這個意思嗎?” “難道不是?” “老賊,你想與我論道?那可以,咱們今天只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老夫也不是吃素長大的?!?李慕白搖了搖頭,“兩個臭棋簍子?!?身后兩位其中一位是兵法大家張慎,另一位穿黑袍,長須蓄到胸口的老者。 陳泰,字幼平,云鹿書院四大儒之一。 四位大儒各有特色,李慕白是棋,張慎精通兵法,出任青州布政使的紫陽居士楊恭,擅長治學。 而這位陳幼平,有治國之才,所著治國經略在大奉官場頗受追捧。 李慕白轉身離開走廊,返回雅室,打斷爭吵的兩人: “院長呢?” “長公主來了,院長陪著呢?!睆埳髂抗舛⒅灞P,隨口回了一句。 李慕白“哦”了一聲,點點頭。 陳泰嘆息道:“再過三個月便是春闈,學院的學子們讀書的興致卻不高,昨夜我去宿舍轉了一圈,挑燈苦讀者寥寥無幾?!?“僅有的幾盞燈火,照的也是棋盤”說著,伸手在棋盤上一通劃拉,打亂棋子,痛心疾首:“玩物喪志?!?“無恥老賊!”張慎大怒,輸了就是玩物喪志,贏了就耀武揚威,“汝與李慕白一樣,玩不起?!?“與我何干!”李慕白生氣了。 說到這個話題,三位大儒沉入了沉默。 云鹿書院的學子,仕途艱難,即使考中舉人、進士,也很難在官場平步青云,往往是被打發到窮鄉僻壤為官,或丟到某個犄角旮沓里發霉。 這極大的打擊了學院學子們的科舉熱情。 雅室沉默了片刻,張慎沉聲道:“此風不可長,得把學子們科舉熱情提起來?!?陳泰臉色嚴肅的頷首:“就算苦苦支撐,也得撐下去,云鹿書院不能絕了官場這條路?!?李慕白沉吟道:“開堂勸學吧,讓院子出面?!?張慎捻著一顆棋子:“院長年年勸學,一鼓作氣再而衰,不會有太大效果了?!?陳泰撫須皺眉,“得換個新穎的方式讓學子自發苦讀,重視春闈?!?“寫章如何?”他提議道。 “吃力不討好?!崩钅桨讚u頭。 “那就只有詩詞了,”張慎喝了口茶,說道:“自古詩詞動人心,作一首震耳發聵的詩詞,比開堂勸學效果好多了?!?說完,三位大儒對視一眼,齊聲搖頭。 大奉儒林,詩詞衰弱已久。 PS:開書以來最消磨時間的事是碼字?不是,是看你們的本章說。太秀了,秀的我頭皮發麻。我以有你們這群讀者感到驕傲。一個個都是九年義務教育產業鏈里的精品。另外,小逗比和搗蛋鬼們,快用你們的推薦票扇我臉,新書需要推薦票。 第三十八章 詩成 “楊子謙若是沒赴任青州,這個活兒倒是可以推個他?!睆埳髡f: “咱們幾個里,他最擅長此道?!?山風撲入室內,吹的陳泰長須飄飄,笑道:“謹言兄比我更適合在朝為官?!?“老匹夫,你在嘲諷我踢皮球?”張慎也不生氣,一副光棍姿態:“你行你來,老夫洗耳恭聽?!?眼見又要吵起來,張慎的書童低頭疾步而入,躬身道:“先生,您學生許辭舊來了?!?許辭舊?他來干嘛,圣人語錄三百遍抄完了?張慎點點頭:“請他進來?!?待書童離開,張慎看了眼棋盤對面的陳泰,笑呵呵道:“說起來,老夫近來新收了一個學生,是這許辭舊的堂兄,詩才驚世駭俗?!?李慕白當即補充:“那也是我的學生?!?陳泰看了眼姓張的,又看一眼姓李的,心里一動:“那首“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的詩人?” 李慕白和張慎得意的笑了。 “哈哈哈”陳泰大笑出聲,指頭點著兩位好友。 “你笑什么?” “我笑你們被名利遮了眼,哦,還有嫉妒?!标愄┦兆⌒θ?,半告誡半嘲諷: “楊子謙之名,必定因為這首詩流傳后世,確實讓人艷羨??赡銈儌z就不想想,佳句難得,多少讀書人一生也就寥寥幾首好詩,能載入史冊的,更是沒有首發 “出了一句“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已經是神來之筆,聞之欣然,還指望再來一首,不,兩首,好叫你二人一起名垂千古?” “過于在意名利,久而久之,你們肚子里的浩然正氣怎么存續?” 一頓奚落,李慕白和張慎有些尷尬。 心底知曉陳泰說的有理,流傳千古的佳句,哪是隨隨便便就能作出,況且對方并不是讀書人,妙手偶得了一首,便是天大的緣分。 指望一個胥吏連出好詩,讓他們青史留名,確實有些過于妄想。 “幼平所言極是?!眱扇俗饕?,沉聲道:“讀書人三不朽,縱使要名垂青史,也該堂堂正正的走大道,而非捷徑,是我二人偏了?!?“知錯就改,善莫大焉?!标愄┪⑽㈩h首。 片刻后,書童領著許七安和許新年進入雅室。 兩人同時作揖:“學生見過老師?!?李慕白和張慎對視一眼,對許七安的到來既意外又欣喜。 “坐吧!”張慎道。 “寧宴,你來學院,是因為有佳句要給為師鑒賞?”李慕白試探道。 許七安搖了搖頭,道:“學生來此,是有一事相求?!?“但說無妨?!?許七安將自己的來意告訴兩位老師,隱瞞了自己要報復戶部侍郎的想法,只說稅銀案幕后主使極有可能是周侍郎,而對方如果挨過京察,必定報復許府。 “這”李慕白看了眼同樣面露難色的張慎,無奈道:“書院禁止外人留宿,這是規矩?!?讀書人最講規矩。 許七安剛要求,便聽許新年說:“長公主不也時時住在書院?!?張慎搖搖頭:“長公主何等身份?!?許新年點點頭:“書院禁止外人留宿,除非皇親國戚?!?嘿!這愣頭青還是一如既往的不會說話。 在場三位大儒氣笑了。 許七安差點笑出聲,二郎的毒舌還是那么犀利。 李慕白搖了搖頭,“謹言兄,你這學生,我倒有點期待他將來踏入立命境?!?那可太恐怖了張慎嘴角一抽。 唯有陳泰笑吟吟的審視許七安,這時候,插嘴說道:“你是許寧宴?” “正是學生?!贝┲迳兰傺b自己真的是讀書人的許七安作揖。 “聽說頗有詩才,不如這樣,如果你能現場作出一首讓我們三人都滿意的詩,老夫就做主,讓許府女眷暫住書院,并保她們周全?!?準許許家女眷留住學院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的最后一句,保她們周全。 這才是許七安兄弟倆來此的目的。 許新年臉色微喜,扭頭看向堂兄:“大哥” 他既欣喜又忐忑,作詩不難,每個讀書人都能作出工整的詩詞,難的是讓三位大儒滿意。 這很難嗎? 這太難了。 寫詩?你們這是逼我白嫖你們?許七安沒有立刻答應,而是斟酌著說: “率性作詩,還是固定題材?!?三位大儒彼此交換眼神,張慎道:“勸學!” 果然不可能率性作詩,否則,我分分鐘再拿出一首千古絕唱許七安心里嘆息一聲。 同時松了口氣,因為這題沒有超綱,他那點文學底蘊還能應付。 勸學二字,最先讓許七安想到的是高中讀的勸學,但既然是詩,那這篇古文就不適用了。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許七安腦海里,緊接著浮現這句淵源流傳的勸說詩。 在勸學相關的領域里,論知名度,能與它相提并論的不多。 他剛想決定用這首詩白嫖三位大儒,忽然想到了云鹿書院兩百年來的處境。 “這首詩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宋朝皇帝寫的?里頭摻雜著功名利誘的味道,而云鹿書院畢業的學子向來仕途艱難?!?“辭舊考中舉人時就感慨過,不知道將來會被外放到那個窮鄉僻壤” “我抄這首詩,不是戳云鹿書院的心窩子嘛,適得其反” 見他久久沉默,許新年眉頭愈發緊皺,三位大儒里,張慎和李慕白一直期待著,陳泰則笑瞇瞇的喝茶。 許七安收回思緒,拱手道:“學生獻丑了,辭舊,替我磨墨?!?許新年找到筆墨紙硯,擺在桌案上,親手替堂哥磨墨,一手持筆,一手挽袖,筆尖在墨汁里蘸了蘸,扭頭示意堂哥接筆。 我那一手稀爛的書法就不丟人了不,我根本不會書法許七安心里吐槽,表面擺出讀書人指點江山激昂文字的姿態,說道: “辭舊為我代筆?!?許新年點點頭,在案前正襟危坐。 “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讀書時?!?“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 許新年寫完,放下筆,凝視著宣紙上字跡清俊的七言,雙眼燦燦生輝,臉色略顯激動。 屋內短暫寂靜,許新年體會著這首詩的余韻,三位大儒疾步走到岸邊,沉默的盯著宣紙。 無聲的盯著。 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 “好詩啊,寧宴果然有絕世詩才?!崩钅桨住芭尽钡囊宦?,用力擊掌。 他神色異常興奮,既有讀書人看到一首好詩時的驚喜,又有學院學子看到此詩后會作何反應的期待。 張慎沒有點評,看著許七安的目光,愈發的欣賞和自得,好像對方真的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學生。 “文字樸素,卻意味深長。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讀書時謹言兄,還記得我們年輕時在學院求學的日子嗎?” 陳泰品味著這首勸學詩,只覺得入木三分,回味悠長。 張慎愣了愣,回憶起了前半年求學的景象,悵然道: “說的不就是我們那時嗎,我年少時家貧,每天只能吃兩個饅頭。時常半夜里餓的饑腸轆轆,強撐著挑燈苦讀?!?李慕白幽幽道:“這就是你三天兩頭偷我雞卵的理由?” 張慎不悅道:“讀書人的事,怎么能叫偷。那是借,我后來不是還你了嗎?!?李慕白吹胡子瞪眼:“貧苦時一枚雞卵,不啻于如今千金萬兩?!?陳泰“咳嗽”一聲,打斷兩位好友的爭吵,望向許新年:“辭舊,春闈之后,不管名次如何,你都有出仕的資格,有考慮過將來嗎?” 忽然切入正題,讓眾人有些不適,張慎和李慕白紛紛閉嘴,下意識的為許辭舊謀劃。 陳泰看了兩個欲言又止的大儒,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通常來說,先留京后外放,是官場升遷正途。我雖不為官,但在大奉官場有幾分臉面,倒是可以為你謀劃留京?!?身為老師的張慎立刻眉開眼笑:“如此甚好,辭舊,還不快謝過陳兄?!?“不必不必,如果真要報答,老夫確實有個想法”陳泰笑道。 聽著老友的話,張慎和李慕白覺得哪里不對勁。 沒人說要報答你啊。 只聽陳泰笑瞇瞇道:“寧宴啊,你是塊璞玉,想要成材,尚需雕琢。這兩老匹夫活糙的很,你轉投老夫門下吧?!?“滾,無恥老賊?!崩钅桨缀蛷埳鞑淮笈?。 許七安抓住機會,立刻說:“兩位先生,寧宴確實有問題請教?!?今天來云鹿書院,就是白嫖來的。 “晚輩卡在煉精境很長一段歲月,因為身無功勛,家里貧苦,始終沒有資源和機會踏入練氣境?!痹S七安九十度彎腰作揖: “請先生幫我開天門?!?這是他來書院的第二個目的,雖然可以賣宋卿送的法器,換取開天門的銀子。 但那樣一點都不快樂,許七安是個追求快樂的人。 張慎搖頭失笑:“你這是病急亂投醫,我等修的是儒道,怎么幫你開天門?武夫氣機如何體內循環,怎么走經脈,這是你們武夫才知道的事?!?體系之間的差異比我想象的還大許七安有些失望,不甘心的問道:“晚輩不明白,既然開天門需要煉神境以上的高手幫忙,那最開始的人是怎么開的天門?” “你覺得武道之路,是某個人開創的?是一蹴而就的?”李慕白端著茶杯,喝之前反問了他一句。 許七安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是一代又一代的人開辟出來的,”李慕白徐徐說道:“也許最開始,煉精境就已經是巔峰,有人機緣巧合之下,開了天門,于是練氣境便成了武道的巔峰。經年累月,才形成完善的武道體系?!?“機緣巧合?”許七安捕捉到了關鍵詞。 “煉神境高手幫忙開天門是最安全最便捷的方法,但這不是唯一?!边@回是陳泰接過話題,微笑道: “嬰兒誕生時,含著一股先天真氣,隨著年歲增長,天門閉合,先天真氣藏于體內,要想重新掌握這股氣機,就得把閉合的天門再度打開?!?許七安點點頭,人食五谷雜糧,產生雜質,堵塞了天門,也堵塞了氣機的運行。 這些理論知識二叔以前教導過他。 “方法有許多種,除了耳熟能詳的開天門之外,還有兩種方法:一,吐納法?!?“吐納法需自幼修習,日日泡藥浴,洗滌經脈,貫通天門,十幾年下來,耗費金錢無數。這法子已經被淘汰?!?“第二種方法,是借外力打開天門,也是最初的前輩們采用的笨法子。比如吞妖丹。 “妖丹是妖族道行精華凝聚,內蘊磅礴能量,吞了妖丹,磅礴的力量會強行打通奇經八脈,但因為無法控制,所以是九死一生的法子?!?原來如此雖然沒有白嫖到手,但也算白摸了一把,不虧了許七安感激道:“謝先生們授課?!?瞧瞧,又謙遜又禮貌,說話又好聽。三位大儒笑著撫須,對許七安極為滿意。 位于書院中央的是圣人學宮,又叫圣人廟,里面供奉的是那位開創儒道的千古第一人。 圣人學宮外,青石板鋪設的大坪,足以容納云鹿書院所有的學生。 書院院長每年春闈秋闈之際,便會在此地召集學子,慷慨激昂的動員學子努力讀書,考取功名,為社稷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大坪上有一塊紅漆斑駁的矮墻,墻面粘著一層剝不去的紙層。 這面墻是云鹿書院的公告欄,用來張貼書院先生們的文章、詩詞、字畫,以及學子里偶爾出現的優秀作品。 再就是書院的一些告示。 兩名書童來到告示前,一人手捧卷紙,一人在告示墻上涂抹米糊,然后合力展開一人高的巨幅紙張,貼在告示墻上。 這樣的舉動立刻引來了周邊學子的注意,尤其是那張一人高的巨幅紙張過于矚目。 “什么東西貼出來了?走,過去看看?!?“咦,不是文章,好像是詩那有什么好看的?!?“紫陽居士離開學院后,咱們學院里的先生和大儒們,寫的詩看與不看都沒區別?!?邊說著,學子們三三兩兩聚到矮墻下,注視著新帖的巨幅紙張。 紙張上的字跡龍飛鳳舞,力透紙背,轉筆和撇捺之間,透出一股凌厲之意。 “這是張先生的字?!庇袑W子認了出來。 更多的學子則凝神看紙上的詩。 “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讀書時慚愧,慚愧啊。秋闈之后,我便再也沒有挑燈夜讀了?!?“這首詩乍一看樸素平常,卻揭示著深刻的道理,發人深省啊?!?“哪里樸素平常了,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大道至簡,至理名言盡在其中?!?“白首方悔讀書遲我以前太多松懈了,沉迷手談、游山,放在讀書上的精力越來越少,看到這首詩,我才意識到將來絕對會后悔的?!?“這首詩出自哪位大儒之手?” 越來越多的人擠在矮墻下,抬頭看著墻上的詩,當情緒沉浸其中后,對這首勸學詩產生了極大的共鳴。 第一聯所描繪的景象,讓學子們汗顏。盡管讀書也盡心盡力了,但誰能做到三更燈火五更雞? 可這不是虛言,因為確實存在這樣的例子,學院的大儒和先生們,時常以自身例子告誡學子。 而學子中個別非??炭嗟?,也是這般熬夜苦讀的。 真正讓年輕學子們心悸的是第二聯: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 仿佛是在宣告他們將來的遭遇,一些近來怠于學業的年輕人,捫心自問之后,紛紛涌起心悸的感覺,害怕將來白首之后,追悔莫及。 于心底油然而生不負春光,發奮讀書的情緒。 不遠處,大坪邊緣位置,三位大儒旁觀著這一幕,陳泰撫須大笑:“都說詩詞無用,殊不知,詩詞最動人心。許寧宴,當真是絕世詩才?!?見勸學詩積極調動起學子們的情緒,張慎臉上也不禁笑容擴散:“這話不假,他只用了一盞茶的功夫,這份水準,別說如今,便是縱觀歷史,也能名列前茅?!?李慕白忽然問道:“他說自己早已荒廢學業,你們信嗎?” 兩位大儒同時點頭,李慕白忍不住笑了一下:“何以見得?” “作詩時,他讓辭舊代筆了?!睆埳髡f。 “身為讀書人,作詩豈會讓他人代筆?!标愄┭a充道:“除非他不精書法?!?但凡讀書人,個個都是精通書法的,這是基本功。 李慕白感慨道:“可惜啊,他已是及冠之年,轉修儒道為時晚矣?!?陳泰痛心疾首:“如此才華,竟然學了武,簡直是暴殄天物?!?粗坯的武夫,配不上許寧宴的驚才絕艷。 張慎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忿道:“聽辭舊說,兩人年幼時,其父便定下,辭舊讀書,寧宴習武?!?“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白白荒廢了一個讀書種子,實在可恨、可惡?!崩钅桨缀蘼暤?。 兩位大儒深表贊同。 s:好想早點上架,開始爆肝滑稽。 第四十章 爭斗 李慕白望著公告墻邊,學子越聚越多,甚至學院的先生們也聞風而來,激動的拍大腿,稱贊此詩大巧不工,樸素至理。 李大儒耳廓一動,捕捉著山風送來斷斷續續的交談: “先有一首天下誰人不識君,如今再出一首勸學詩,難道我大奉儒林的詩詞之道,要再次崛起了嗎?” “兩百年來,詩詞佳作寥寥無幾,如今出了這兩首,我們這幾代讀書人,總算是有臉面對后人了?!?“相比起天下誰人不識君,這首勸學詩必定流傳更廣,會被時時拿出來訓誡讀書人?!?“怎么沒有署名啊,是哪位大儒所作?” 沒有署名此詩必定流傳甚廣李慕白心里一動,瞅了眼低聲交談的兩位好友,他不動聲色的后退,離開。 張慎忽然發現李慕白不見了,“純靖兄呢?” “方才還在此處”陳泰左顧右盼,抬手指著矮墻方向:“在那里?!?張慎循聲望去,看見李慕白屏退眾學子,持筆在巨幅紙張上書寫著什么。 張慎和陳泰凝神聚意,瞳孔一下變的深邃,百米開外纖毫畢現。 兩人看清了,李慕白在勸學詩三個字邊上,寫下這樣一行小字: “庚子末辛丑初,吾師慕白勸學,有感,作此詩?!?意思是,庚子末辛丑初,老師李慕白勸我奮發圖強,我深表贊同,于是寫下這首詩。 這也能蹭?兩位大儒瞬間心態炸裂。 “無恥老賊,快放下筆!” 書院后的雅閣,依山而建,東邊毗鄰著六疊瀑,西邊是四季常青的竹林。 竹子在北方是稀罕物,不易養活,不易繁殖,一夜驚雷雨后春筍的景象,只有在南方才能看到。 書院的先生們從南方移植竹子,辛勤培育,耗費五十年時間,才養出這片郁郁蔥蔥的竹林。 讀書人對竹子有一種特別的喜愛,贊賞它的風骨,常常以竹喻人、喻己贊賞劃重點。 云鹿書院的院長某天過來一看,呦,竹林這么茂密了,竹不懼嚴寒,四季風骨,形容的不就是我嗎。 大家都出克,以后我就住這里了。 于是,雅閣就從了院長的閉關之地。 簡潔雅致的茶室,一位穿麻衣的老者與一位華服女子對坐飲茶,一列披堅執銳的甲士守衛在雅閣之外。 老者花白的頭發隨意披散,凸顯出幾分邋遢和灑脫不羈,法令紋和眉心的川字紋極深,而笑起來的時候,魚尾紋則勝過前兩者。 單從外表來看,很難讓人想到這位落魄儒士打扮的老人,會是云鹿書院的院長。 當代儒家執牛耳者。 與他對坐飲茶的女子早已過了雙十,卻梳著簡單的螺髻,插著一根燁燁生輝的金步搖,明顯是未出閣的打扮。 她穿著月白色華美長裙,裙擺拖曳在地。 她容貌清麗脫俗,恰似一朵濯而不妖的水蓮。而那雙清澈的眸子仿佛一面冰鏡,透徹中難掩高冷華貴。 早已張開的身段玲瓏浮凸,曲線誘人。 “半年未見,院長發間銀絲又增添了許多?!遍L公主說道,嗓音也是清清冷冷的。 “都是煩惱絲?!痹洪L笑呵呵的飲茶。 “今日上山,聞書院弟子吟誦一首詩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長公主眼波微動,宛如冰鏡綻破: “如此佳作,本宮聽了甚是欣喜,不知是那位大儒新作?” 院長趙守一聽,搖頭失笑。 “院長何故笑我?!?“老夫不是笑公主,是笑云鹿書院人才濟濟,卻不及人家率性而作。不,整個大奉儒林,都已思想麻木、古板,缺了靈氣,而詩詞,最注重靈氣?!?“院長這話,倒是讓本宮困惑了?!遍L公主神色恬靜,秀美的蘭花指捻著茶盞,飲茶的姿態高貴優雅。 趙守嘆息道:“作出此詩者,非讀書人,乃長樂縣一名胥吏?!?長公主微微動容。 大奉王朝的這位長公主,與尋常女子不同,書香門第出身的大家閨秀,精通琴棋書畫便是有才。 而這位長公主,她跟著魏淵學下棋;跟著張慎學兵法;跟著陳泰學治國。圣人經典她倒背如流,章策論不輸國子監學子。 博聞強識,學富五車。 十八歲時,皇帝特許她參與翰林院的編書工作。前年,長公主試圖重編前朝史書,惹來群臣抗議,最后不了了之。 “院長真不考慮出仕?”長公主目光誠懇,語氣認真:“儒家以人為本,壽元不長,院長莫要在荒廢年華了?!?很少有人知道,其實青州通政司的官職,原本是授予趙守的。 只是趙守推脫著不愿上任,并上書朝廷,推薦了紫陽居士。 “荒廢年華若是能為后世子孫開辟一條求學之路,老夫何樂不為?”趙守嘆息道: “可惜竹林悟道十余載,嘔心瀝血,亦跨不過程氏亞圣劃下的天塹?!?“院長執念太深了,何至于此?!遍L公主神態自若的為自己添茶,“父皇邀您出仕,是打算重新重用云鹿書院,您若真為了云鹿書院的學子著想,就不該拒絕的?!?趙守哂笑道:“是越來越駕馭不住魏淵了,還是那幫朱紫貴胄的屠龍術越來越犀利?” “是為了大奉的百姓,為了天下蒼生?!遍L公主一字一句,發自內心。 趙守臉上笑容愈發譏諷。 長公主清清冷冷的語氣出現變化,嘆了口氣:“山海戰役之后,大奉的國力日漸衰弱,天災連年不斷。不計其數,胥吏之禍愈發明顯。 “朝堂諸公只知黨爭,袖手空談者數之不盡,實干興邦者寥寥無幾。院長,帝國缺一位縫補匠?!?說完,她沒等趙守開口,繼續侃侃而談:“三年前,北方蠻子撕毀條約,屢犯邊境,劫掠百姓。 “南方蠻夷毀壞驛路,偷襲軍鎮,妄圖奪回失地。 “西域諸國冷眼旁觀,佛門以此要挾,欲傳教中原?!?她漸漸加大語氣,聲音不再清冷,“院長,身為讀書人,難道不應該一展抱負,重振國威嗎?!?趙守盯著長公主看了片刻,隨后目光從這張清麗脫俗中,帶著高貴之氣的臉蛋挪開,望向窗外綠意森森的竹林,搖頭嘆息: “非不愿,時機未到。長公主請回?!?長公主眼中難掩失望,正要告辭離去,雅閣外傳來急促腳步聲,一名學院的先生急匆匆跑進來,大呼道: “院長,大事不妙,李慕白、張慎還有陳泰三人打起來了?!?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 書院里的三位大儒打起來了?是因為論道突破了極限,君子動口升級為動手?長公主吃了一驚,她曾在云鹿書院求學過一段時間。 書院四位大儒時常坐而論道,開心時笑嘻嘻,急的時候也會不顧形象的破口大罵。 但大打出手的情況卻從來沒遇到過。 畢竟大儒身份尊貴,為人師表,怎么可以輕易動手。 趙守眉頭微皺,放下茶杯,問道:“何故動手?” 那位老先生搖搖頭,無奈道:“不知啊,慕白先生原本在題字,忽然之間,兩位先生橫空出現,接著便打起來了?!?頓了頓,老先生面帶愁容的補充:“你一句“老匹夫”他一句“無恥老賊”,瞧著是動真怒了?!?這下,胸有靜氣不動如山的院長大人都吃了一驚,意識到情況不對勁。 長公主道:“院長帶我一同前往?!?趙守沉聲道:“吾一丈之內,屬圣人學宮?!?長公主眼前恍惚了一下,隨后便看到了手持書卷的圣人雕塑,火燭燃燒,殿內青煙裊裊。 殿外一片嘩然,一股股狂風肆虐著沖入大殿,吹滅蠟燭。 桌案對面已經不見了院長趙守,長公主迎著狂風,向著殿門口走去。 強風讓她的衣裙朝后翻飛,衣襟緊貼著胸口,哪怕是厚厚的冬衣,也掩蓋不了她浮凸的身段。 舉目遠眺,半空中,三位大儒踏空而立。 三人體內蕩漾出一股浩然磅礴;中正不屈的氣息,彼此碰撞,激蕩空氣產生狂風。 張慎“哼”了一聲:“李慕白,你這個無恥之徒,當日與我搶學生就罷了,今日竟做出如此卑鄙之事,圣人的學問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 長公主微微動容,也不知道李慕白大儒做出了什么事,竟惹得張慎大儒如此義憤填膺。 爭學生?兩人還爭過學生? 李慕白大聲反駁:“身為老師,幫弟子潤色文章、詩詞,有何問題?明明是你這個老匹夫嫉妒我的才華?!?陳泰:“你可閉嘴吧,老夫都看不下去了?!?李慕白斜他一眼:“姓張的和我急眼,尚有緣由,有你陳泰什么事,一邊涼快去?!?這時,張慎從懷里摸出了一卷書,悠悠道:“看來比拼浩然正氣,是難分高下了?!?他撕下其中一頁,令其燃燒。 紙張燃燒殆盡的瞬間,憑空生出一股綠云,嗡嗡的撲向李慕白。 那是一只只通體碧綠的甲蟲,口器猙獰,宛如蝗群,密密麻麻。 “老夫前些年游歷天下,也不是沒有收獲的?!崩钅桨捉z毫不慌,同樣摸出一卷書,撕下兩頁,同時引燃。 其中一頁燃燒殆盡,化作一頭赤紅蜥蜴,介于真實與虛幻之間。 赤紅蜥蜴腮幫鼓起,驀地噴出一股數十丈長的烈焰,將漫天綠云焚燒成灰燼。 與此同時,另一頁紙燃燒完畢,幻化出一位衣著暴露的妙齡女郎,身姿輕盈如游魚,游向張慎。 在靠近的過程中,張大儒眼皮沉重,涌起了難以抵擋的困意。 妙齡女郎嘴角微挑,帶著魅惑的笑容接近張慎。 就在這時,陳泰也把手里的一頁紙張燃燒,一顆明燦燦的金丹顯化,綻放金光。 “哎呦” 李慕白徒然遭遇背刺,被金光打的一個踉蹌,而張慎也受到金丹的灼燒,從困意中掙脫,連忙鼓動浩然正氣,震散衣著暴露的妙齡女郎。 長公主沉默的看著這一幕。 六品儒生境能夠學習其他體系的絕學,并將之付諸筆端,載入書籍之中。 剛才張慎施展的是蠱師的手段,而李慕白紙上的妙齡女郎應該是巫師體系但具體第幾品,她不太清楚。 至于陳泰施展的,如果她沒看錯,是道門的金丹。 三位大儒在半空打的如火如荼,學子們在下方看的津津有味,雖然對三位師門長輩忽然掐架有些手足無措和擔憂,但能看見大儒們打架,可謂千載難逢,太罕見了。 見久久無法拿下李慕白,張慎靈機一動:“李慕白,你褲子掉了?!?李慕白胯下一涼,愕然的發現自己的褲子已經滑到了腳踝。 “該死!”李慕白心態炸裂,大吼道:“所有人褲子都掉?!?底下,無數人驚恐的彎腰提褲子。 長公主腰上的一枚乳白色玉佩,應激發光。 一聲威嚴的嗓音響起,清晰的傳入眾人耳中:“此地禁止同門相殘?!?“此地禁止浮空,給我滾下來!” 話音落下,三位大儒鼓蕩的浩然正氣自動消散,牛頓重新找回了面子,并把他們從半空拉扯下來。 穿麻衣,花白頭發披散的趙守,沉著臉走到三人面前,目光銳利審視:“怎么回事?!?張慎與李慕白無聲交換眼神,瞬間達成默契,前者冷哼:“沒什么事,只是在治學上產生了意見分歧,誰都說服不了誰?!?后者跟著說:“于是就換了種方式?!?以理服人,這符合儒家的行事風格。 “院長我舉報他們,都是騙你的?!崩洳欢〉?,大儒陳泰背刺兩人,完成雙殺。 張慎與李慕白齊齊扭頭,怒目相視。 陳泰遙望矮墻方向:“院長知道綿羊亭送楊謙之青州這首詩吧?!?趙守隨之望向矮墻,凝神看了片刻,看到那行小字,心里頓時了然。 張謹言和李純靖,這段時間對紫陽居士的羨慕他是知道的。 矮墻上那首詩,確實是好詩,不說傳出去后名聲大噪,將來也有極大的機會流傳后世。他倆為了名聲而爭執,倒也情有可原等等,他們剛才對我隱瞞是什么意思趙院長面皮一抽。 他正要說話,眼角余光瞥見長裙曳地,氣質冷艷華貴的長公主款款而來。 當即咽下了想說的話。 長公主清麗的眼波流轉,矜持微笑:“兩位大儒是什么詩起了沖突?” 張慎與李慕白連忙作揖行禮,“只是一首勸學詩罷了?!?長公主目光旋即轉向矮墻,美眸中綻放異彩:“好詩?!?頓了頓,口唇輕啟:“這首詩是何人做作?!?張慎硬著頭皮:“是老夫的學生嗯,綿羊亭送楊謙之青州也是他所作?!?“那位長樂縣衙的快手?”長公主眼中閃過異色。 “他叫許七安?!崩钅桨谆卮?,補充一句:“也是我的弟子?!?長公主覺得這名字有些熟悉,似乎聽誰提起過這個名字,只是沒有記在心里,所以回憶不起來。 如此大才,在長樂縣衙當一名快手,過于屈才了,即使只會作詩,也夠本宮養在府上,當一位幕僚長公主心中思忖。 書院的學子們立在遠處,觀賞著長公主絕美的面孔,她美的就像遺世獨立的雪蓮,那股華貴之氣,令人見之忘俗。 “他人在何處?”長公主清澈的眸光掃過人群,款款凝視。 “游山去了?!标愄┑?。 聽到他們談話的眾學子,一時間陷入了極大的震撼中,他們終于知道這首勸學詩是誰作的了。 賣報小郎君說 剛洗了臉,快用推薦票扇我,別憐惜。 第四十二章 亞圣和他的妻子 寒風的山峰掠過林間,枯枝發出凄厲的哀鳴。 青石板鋪設的小道上,許七安側頭,看著衣袂與黑發齊舞的許新年,這位皮相好到讓人嫉妒的堂弟,仿佛是謫仙下凡。 他指著遠處的一掛瀑布,介紹道:“這里是書院一位前輩的悟道之地,瀑布邊有一塊石碑,記載了那位前輩的生平?!?冬季缺水,那掛瀑布纖細羸弱,無精打采的沖入水潭,潭水清澈見底。 潭邊豎著一塊碑,一尊盤膝打坐的銅人,碑文是一位叫做錢鐘的讀書人的生平事跡,此人生于六百年前,活躍與大奉朝開國之初。 彼時,前朝君王昏聵,官吏貪污腐敗,豪閥魚肉百姓,中原各地狼煙四起,叛軍割據。 當時的朝廷大周與各地叛軍進行著長達十幾年的拉鋸戰,生活在底層的百姓困苦不堪。 二品大儒境的錢鐘,在外游歷三年,親眼見證了民不聊生的景象,他滿腔憤怒的攜民怨至大周京城,以血肉之軀撞散了大周為數不多的國運。 而后大奉立國,平定戰亂,四海安康。 “大儒境這么厲害么?”許七安一臉質疑:“我怎么沒在三位大儒身上看到牛逼這兩個字?” 許新年不知道“牛逼”是什么意思,但毫無疑問是粗鄙之語,念著大哥剛剛寫詩立功,忍住沒譏諷他,回答道: “誰告訴你老師他們是二品大儒境的,他們只是四品君子境?!?許七安難以置信:“那還有臉自稱大儒?” 許新年在潭邊蹲下,洗了洗手,解釋道:“大儒有兩種意思,一種是指學問深厚且有名望的讀書人;另一種專指儒道的二品境。我們學院的大儒屬于前者?!?攜民怨撞碎一國氣運,即使是王朝末年氣運衰弱,依舊非人力可為。儒道的二品境到底有多強?那一品呢? 許七安陷入了沉思,許久,帶著些許恭敬的語氣:“云鹿書院可有二品大儒?” 許新年搖搖頭,遺憾道:“兩百年來,最多只出過三品,大儒三品是立命境,我也是那天送紫陽居士時,從老師口中聽來的。我們學院的院長就是三品立命?!?許七安語氣一下子輕松起來,隨意點評道:“還不錯?!?那三位老先生的性格,似乎有些浮夸和不正經,缺乏一點沉穩和嚴肅。許七安把自己的評價說給許二郎聽。 二郎沉吟了一下:“他們以前不這樣的,君子境之后,是三品立命境這或許和立命境有關?!?“嗯,紫陽居士以前也是如此,最近忽然就轉變了性子,換了個人似的。我聽老師說,紫陽居士只差半步便是立命?!?兄弟倆在書院漫無目的閑逛,許新年帶著他參觀一些名勝古跡,作為一千兩百年悠久歷史的學院,若非平時禁止閑雜人等入內,打擾學子讀書,清云山必定成為游客如織的景點。 “大哥”走著走著,許新年忽然嗓音低沉的喊了一下。 許七安駐足看他。 許新年看了他一眼,別過臉去,假裝看四處的風景:“我昨天想了很久,如果不是你,爹已經被問斬,女眷充入教坊司?!?“如果不是你,玲月妹妹昨天就危險了。很可能遭了姓周的欺負?!?“如果不是你,許家可能還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僥幸里,然后有一天,忽然被滅門?!?說完,他大步朝前走去,走出十幾米,無聲的說了一句:謝謝! 亞圣學宮。 許七安跟著堂弟登上臺階,越過香爐進入殿內。七米高的紅漆立柱撐起穹頂,學宮里供奉著的亞圣,正是云鹿書院的創始人。 蠟燭纖瘦的火苗里,那位亞圣穿著青色對襟儒衫,戴高高的儒冠,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搭在前腰,目光眺望遠方。 亞圣的身側,是一只靈動秀美的白鹿,白色的皮毛隱約可見云紋。 許新年指著那只白鹿,說道:“它就是云鹿書院名字的由來?!?許七安道:“讀書人就是有雅致,白鹿為坐騎?!?許新年看了堂兄一眼,糾正道:“不是坐騎,是妻子?!?“?。?!”許七安重新審視起亞圣,喃喃道:“也沒差?!?反正都是騎這句話他沒敢說出來。 許新年仿佛知道堂兄在想什么,說道:“書院的云鹿志里記載,這只白鹿是妖,在圣人坐下聆聽經典,后化形成人,便陪伴在亞圣身邊,一人一妖自幼相處,感情甚篤,結為夫妻?!?“人妖之戀在當時不容于世現在亦然。但是圣人知道后,沒有棒打鴛鴦,反而贊同他們的婚事,圣人說:大愛無疆??梢娭灰星?,人與妖亦能長相廝守?!?自古人妖之戀皆有諢號,如亡靈騎士;草莽英雄;天人合一。所以,這位亞圣的諢號是什么? 指鹿為馬馬子的馬?許七安朝亞圣塑像拱了拱手。 在許新年恭恭敬敬的朝亞圣行弟子禮時,許七安目光在殿內一轉,發現大殿的左右兩側各立一塊與人等高的石碑。 其中一面空白,另一面刻著字跡。 他走到碑前,念道:“仗義死節報君恩,流芳百世萬古名程晦?!?字跡工整,不飄逸不潦草不浮夸,給人一股君子中正的大氣磅礴之感。 “這是國子監那位亞圣留在這里的?!痹S新年走了過來,與堂哥并肩站在石碑前。 “國子監的亞圣對了,我一直都不太清楚國子監與云鹿書院之間的恩怨詳情?!痹S七安興趣十足,眼睛里寫著“吃瓜”兩個字。 許新年左顧右盼,見四下無人,這才開口,低聲道:“此事要從兩百年前,那一場爭國本事件說起?!?“爭國本?”許七安雖然是歷史小白,但爭國本的意思還是知道的。 太子者,國之根本! 爭國本就是爭太子之位。 “當時是仁宗在位,太子之位空懸十余年,兩位皇子是當時有力的競爭者。一位是嫡長子,一位是貴人所生的庶出皇子。那位貴人甚是嫵媚嬌艷,深的仁宗寵愛。 “仁宗打算立庶出的皇子為太子,在當時,遭遇了滿朝文武的反對。仁宗多次下旨,但都被內閣封駁回去,而當時帶領滿朝文武的,是云鹿書院的讀書人。 “立長不立幼,立嫡不立庶,自古以來的規矩,就算是皇帝也不能違背。大哥,你說的很對,禮制是讀書人慣用的屠龍術。 “這場國本之爭,雙方都不愿服輸,雙方拉鋸了整整六年,期間,內閣首輔換了四人,朝堂上官員走了一批又一批。京城及地方,涉及到的官員多達兩百余名。 ps:更新或許會遲到,但不會缺席。 第四十三章 題字 “直到這時候,一位云鹿書院的讀書人接替了內閣首輔的位置,他沒有繼續堅持前輩們的理念,毅然投入到了仁宗麾下,頂著謾罵,為仁宗解決了此事。鬧的沸沸揚揚的國本之爭終于結束。 “云鹿書院因為這件事,被仁宗厭惡,他意識到,云鹿書院的存在不利于皇權的統治。而這時,程晦提出組建國子監,由朝廷自己培養人才?!?“而儒家的衰弱,也至此開始?!?這就是云鹿書院和國子監關于儒家正統之爭的由來。 國子監是國立大學,云鹿書院是私立,私立怎么可能干的過國立許七安恍然大悟。 許新年說完,帶著考校的語氣,“大哥有什么感想嗯,我指的是爭國本這件事,與學術無關?!?是覺得涉及到學術的話,大哥這樣的泥腿子答不上來?許七安心里吐槽,笑道:“表面是爭國本,實際上是權力之爭?!?“讀書人想施展抱負,必須手握大權,而一個國家的權力體量是固定的。當你手握更大權力時,便有其他人失去權力。黨爭的最高境界,是架空皇帝,成為無冕之皇?!?許新年原本是隨口考校,聽到這里,臉色大變。 許七安斜了他一眼:“怎么,我說的不對?” 很對,但這話不能亂說許新年深吸一口氣:“你繼續說?!?許七安點點頭:“儒家的屠龍術再怎樣厲害,終究還是皇權更強一些。學成文武藝,貨于帝王家。這句話便道盡了一切。自古以來,不管是貪還是賢,只要是個權臣,就沒有好下場?!?把持朝政只是一時的,到最后都會被清算,因為臣子永遠是臣子。許七安上輩子讀歷史時,無冕之皇太多了,哪一個有好下場了? 曹阿瞞不算,皇權坍塌的戰亂年代是另一回事。 許新年有些急迫的追問道:“有何破解之法?” 大哥與他說的這些,學院是不會教的。 “無解!”許七安搖了搖頭,嘆息一聲:“朝堂如戰場,黨爭一時爽,全家火葬場?!?他說的話稀奇古怪,偏偏眼睛里仿佛有千年文史在醞釀??粗@雙眼睛,許新年愣了愣。 “不過大哥這里還有一個思路?!痹S七安話鋒一轉。 “大哥請說?!?“錢大儒的事跡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當你能對一國氣運造成影響,你就從依附皇權的讀書人,變成了能與皇權平起平坐的強者?!?許新年眼睛一亮,臉上剛浮現欣喜之色,便聽許七安悠哉哉的說:“二郎聰慧過人,孺子可教?!?“”許二郎這才反應過來,明明是我在考校他 許七安沒有繼續說話,思忖著心里的一個疑問,云鹿書院雖然在官場的前途被掐斷,但仍舊是掌握著儒家修行體系的圣地。 斷絕的只是仕途而已。 盡管許新年沒有說明是書院的仕途開始衰弱,還是整個儒家體系開始衰弱,可許七安覺得是后者。 因為結合瀑布邊,許二郎說的話:兩百年來,儒家最高只有三品。 是因為三品之后,儒家體系必須入場為官?還是涉及到儒家氣運之類的東西? “那這塊碑是什么意思?為什么會立在這里?!彼麊柕?。 許新年凝視著碑字,眼神復雜,嘆息道:“這是儒家正統之爭的后續,或者說,是一部分?!?“那位程亞圣驚才絕艷,他建立國子監后,知道想要超越云鹿書院,就必須有一套自己的教育體系。否則,國子監的學生,依舊是云鹿書院的學生。 “于是他潛心研究圣人經典,重新為之集注,并融入自己的思想。歷時十三年,終于創建了一套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教育體系?!?“存天理滅人欲?”許七安心里一動。 許二郎點點頭,有了剛才的交談,開始愿意和粗坯堂哥講解學術問題,說道: “程亞圣認為,世間萬物都依循著某個規律,這個規律叫“理”,理是世間最本質的東西,也是最正確的?!?“萬物依存于理,才能蓬勃發展。但是人在世間萬物的紛擾交錯中,會迷失自己,迷失理?!?“因此就要存天理滅人欲?”許七安道。 存天理滅人欲是國子監思想流派的大綱,具體怎么操作,許七安等待許新年的解說。 許新年繼續道:“程亞圣為圣人集注,制定了一整套的規矩,讀書人遵循這套規矩,便不會出錯,便是正確的,便是應和天地規律的。 “這套規矩將忠、孝、節、義上升到了天理的高度?!?許新年嗤笑一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為大義當舍生;為保節當赴死?!?許七安沉默的聽著,忽然問道:“那辭舊覺得呢,這是對是錯?” 許新年愣住了,他呆呆的看著堂兄,張嘴欲言,但有神秘力量卡住了他的喉嚨,讓他說不出話來。 許七安明白了,這種力量叫“思想禁錮”。 “所以,才有了這塊碑?”許七安把目光轉回碑文。 “嗯?!痹S二郎點點頭:“云鹿書院和國子監之爭,是學術之爭,是理念之爭。但這塊碑屹立在亞圣學宮兩百年,它始終不倒,它一日不倒,云鹿書院就一日勝不過國子監?!?“院長枯坐學院十幾年,皓首窮經,試圖反駁碑文上記載的東西,試圖創立一套更成熟更正確的理念,但他失敗了?!?/div>
              《私房小神醫,私房小神醫最新章節,私房小神醫免費下載》最新章節
              第601章 會飛的船
              第602章 劇情開始漂移
              第603章 會飛的船
              第604章 抄雷神殿
              第605章 齊聚岳陽
              第606章 授藝堂資格
              第607章 色秀盛宴船
              第608章 狂暴的大壯
              《私房小神醫,私房小神醫最新章節,私房小神醫免費下載》正文
              第1章 你也滾出來!
              第2章 抄雷神殿
              第3章 你也滾出來!
              第4章 無忌要揍大神使
              第5章 把所有人都罵懵逼了!(四更)
              第6章 劇情開始漂移
              第7章 心骸【一更!】
              第8章 隨心意最動人心
              第9章 靈石加到一百萬
              第10章 敗松柳
              第11章 心骸【一更!】
              第12章 敗松柳
              第13章 你也滾出來!
              第14章 色秀盛宴船
              第15章 威脅杜狡【五更!】
              第16章 無忌要揍大神使
              第17章 把所有人都罵懵逼了!(四更)
              第18章 隨心意最動人心
              第19章 靈石加到一百萬
              第20章 隨心意最動人心
              第21章 把所有人都罵懵逼了!(四更)
              第22章 白頭翁入少年場
              第23章 高壓鍋煉丹了解一下?
              第24章 敗松柳
              第25章 高壓鍋煉丹了解一下?
              第26章 敗松柳
              第27章 把所有人都罵懵逼了!(四更)
              第28章 無忌要揍大神使
              第29章 你也滾出來!
              第30章 劇情開始漂移
              第31章 心骸【一更!】
              第32章 抄雷神殿
              第33章 你也滾出來!
              第34章 同歸于盡與神秘果實
              第35章 大腦之變尤為玄
              第36章 抄雷神殿
              第37章 帝國密令
              第38章 會飛的船
              第39章 混元神殿
              第40章 心安才是真正的生活
              第41章 且慢不聽告辭
              第42章 大禍將至!
              第43章 心安才是真正的生活
              第44章 大禍將至!
              第45章 修真坊市
              第46章 大禍將至!
              第47章 白頭翁入少年場
              第48章 同歸于盡與神秘果實
              第49章 授藝堂資格
              第50章 退場的穆爾塔
              第51章 退場的穆爾塔
              第52章 心安才是真正的生活
              第53章 修真坊市
              第54章 隨心意最動人心
              第55章 無忌要揍大神使
              第56章 退場的穆爾塔
              第57章 退場的穆爾塔
              第58章 白頭翁入少年場
              第59章 修真坊市
              第60章 大禍將至!
              第61章 心安才是真正的生活
              第62章 劇情開始漂移
              第63章 修真坊市
              第64章 無忌要揍大神使
              第65章 大禍將至!
              第66章 退場的穆爾塔
              第67章 授藝堂資格
              第68章 色秀盛宴船
              第69章 隨心意最動人心
              第70章 心安才是真正的生活
              第71章 色秀盛宴船
              第72章 無忌要揍大神使
              第73章 授藝堂資格
              第74章 會飛的船
              第75章 隨心意最動人心
              第76章 敗松柳
              第77章 狂暴的大壯
              第78章 心里苦??!
              第79章 修真坊市
              第80章 敗松柳
              第81章 大禍將至!
              第82章 修真坊市
              第83章 同歸于盡與神秘果實
              第84章 劇情開始漂移
              第85章 且慢不聽告辭
              第86章 且慢不聽告辭
              第87章 無忌要揍大神使
              第88章 大禍將至!
              第89章 心安才是真正的生活
              第90章 劇情開始漂移
              第91章 抄雷神殿
              第92章 齊聚岳陽
              第93章 齊聚岳陽
              第94章 退場的穆爾塔
              第95章 色秀盛宴船
              第96章 且慢不聽告辭
              第97章 狂暴的大壯
              第98章 大禍將至!
              第99章 會飛的船
              第100章 心里苦??!
              返回頂部╲╱ 无码纯肉高H视频在线观看,日本免费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在线观看,又大又粗又猛免费视频,狠狠色五月丁香五月